上合组织成为世界和平稳定重要力量

上合组织成为世界和平稳定重要力量
2021年是上海合作组织成立20周年。20年来,上合组织已发展为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的重要力量。在新形势、新格局下,上合组织也面临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难题。  在8月28日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20年:成就、挑战与前景》新书发布会暨上海合作组织新发展新机遇学术研讨会上,与会嘉宾就“上合组织发展历程中的经验与困境”展开深入探讨。  构建全球治理新范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朝戈金在致辞中表示,经过20年发展,上合组织已成长为有威望、有影响力的地区性国际组织。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社长王利民在致辞中表示,上合组织已成为新时代大国外交的重要平台,不仅是维护本地区安全稳定的关键支撑,也是维护世界和平稳定的重要力量。  中国上合组织研究中心秘书长邓浩将上合组织取得巨大成功的经验概括为四点:首先,保持先进发展理念,为全球治理提供新方案;其次,积极倡导和践行新型安全观,为冷战后新型大国关系的建立提供重要借鉴和示范;再次,始终秉持互利共赢理念,坚持多双边并举,不断完善区域经济合作制度性安排;最后,秉持开放性原则,不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确保上合组织保持生机活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合作局局长王镭表示:“上合组织坚持以‘上海精神’为核心的新安全观、新合作观、新发展观和新文明观,走出一条新型区域组织合作之路,树立了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超越了国际关系中的冷战思维、零和游戏、丛林法则,站在了历史发展的正确一方。”  新书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化研究所党委书记、上合组织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进峰表示,上合组织20年来在地区安全、经济发展等方面发挥“四大作用”。随着国际形势的新变化以及自身功能定位的新发展,上合组织实现5次理论创新。其中,其对国际合作模式的创新是对冷战思维的摒弃,具有中华传统文化中以和为贵的理念基因。  中国发挥关键性作用  “上合组织在中国外交全局中具有重要战略价值,是发展周边外交的重要平台、防范‘三股势力’的前沿阵地、‘一带一路’的必经之处,更是推进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和打造新型国际秩序的重要抓手。”中国上合组织研究中心顾问、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王海运说。  上合组织是首个中国作为创始国参与、并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组织,对中国具有特殊意义。同样,中国在其发展中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为国际多边合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发展带动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发展。截至2019年,中国与成员国间的贸易总额已达到2588亿美元;截至2020年底,中国成为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截至2019年8月,中国对上合组织成员国累计投资金额超879亿美元,累计工程承包合同总额约2440亿美元。同时,投资领域也不断扩展优化,已从最初的能源行业扩展至农业、制造业、基础设施和科研等领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原副所长赵常庆表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上合组织发展所作出的贡献不可忽视。“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基础设施建设、互联互通、国际产能合作、贸易投资便利化以及各类经济走廊建设等,成为上合组织深化区域经济合作的切入点。  在安全事务合作方面,中联部原副部长于洪君表示,中国在上合组织框架下不断深化反恐信息交换、促进军事技术合作、举行大规模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作出了突出贡献。此外,中国也非常重视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开展禁毒、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等行动,并为上合组织安全事务合作提供物资和人员培训等公共产品。  新形势下的发展之路  “国际秩序的重构和国际体系的转型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对中国外交和上合组织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上合组织研究室主任许涛表示,“在此新形势下,应坚持问题导向,对上合组织定位、非传统安全、抗疫合作等具体问题进行深入思考。”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宪举表示,自扩员后,上合组织成员国间差异性增强,分歧矛盾呈增长趋势。对此,王宪举给出两点建议。首先,要处理好组织内部关系,包括印巴关系、中印关系、上合组织与欧亚经济联盟关系等;其次,要继续将大中亚地区合作作为上合组织发展合作重点。  “当前国际安全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上海合作组织睦邻友好合作委员会智库合作分委会主席孙力表示,成员国应树立平等相待、守望相助、休戚与共、安危共担的命运共同体理念,努力打造共建、共享的安全共同体。  针对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面临的一系列挑战,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室原主任李建民建议,首先,继续强化自身经济功能,拓展经济合作领域和内涵;其次,完善自身体制机制建设,在遵守协商一致原则前提下,采取更灵活的合作机制和多层级差异化合作模式;最后,维护多边贸易体制,通过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制定贸易投资领域的规则和程序,为各成员国经济增长和转型提供法律保障。  上合组织原副秘书长、前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王开文表示,应注重利用中国出境游资源,打通与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投资方面的合作,加强包括5G、人工智能等技术领域的合作,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杨啸林) 责编:海闻